2010

02.21

AKB同人文還有這種的....

雖然是同人文...還是AKB的 = =|||
不過這兩位主角真的沒什麽可YY的 ...

問了一下作者,說可以讓我隨便post在blog上~

和 人間失格 相似的feel
這種黑暗,墮落的感覺的setting我好愛 >//////<

同時,如此重口味的文章看到真的會害羞....
不過這種 傷城感的文章都要比較18+吧?


第一章 =3=
囚禁的鳥在永不見天日的夜晚,墮落的靈魂正一點一滴地被黑夜侵蝕。每日沈浸在酒色生活之中的我,難保純真的心不被受牽引,然而空虛寂寞的心始終等待你來佔據--前田敦子

初次見你,為何感受如此強烈?純真是美好的,我希望你能永遠保持下去,不管多久,我會一直堅持下去等待墮落的你飛入我的懷中--高橋みなみ

不斷尋求刺激感,隻為一個棲身之所,當真愛來臨的那一刻,我絕不鬆開手,如果你問我愛你的方式是什麼?我肯定會大步向前緊緊地將你擁入懷中--大島優子

迷失自我,出賣靈魂,愛情對我來說不過是場遊戲,當你投入過多的感情,受傷的會是自己,如果你真的愛我,那就用行動來證明--小嶋陽菜
--------------------------------------------------------
第一章
紅燈綠酒夜,今晚的東京仍是不夜城,在霓虹閃爍的夜晚,它使人喪失靈魂,也讓盲目追求刺激的人們在這裡擺脫壓力,擺脫現實的枷鎖。

「因為我最近真的有事要忙嘛...好啦~我知道啦~」

身旁的她從上車之後就緊握手機,且一直保持在高亢的音調和不知哪個被她勾上的獵物交談,然而她的對話內容,我無心去聽,也不想聽,因為儘是一些噁心肉麻至極的話。

她,大島優子,今年23歲,是我高中時期的朋友,一個看似開朗的外表卻有著看不見的脆弱。因為熟知她的過往,曾使我多次想從中解救她,可是她依舊把自己封閉在陰暗的空間裡,關閉心房、遮蔽雙眼的逃離一切。但我能理解的是她極力想抹去內心的痛苦記憶,才藉由這種傷害自己的方式來遊戲人間,隻是這樣做似乎太傻了...

「你的夢想是什麼?」

我們曾躺在學校後山的草地上看著碧藍的天,漫談著彼此的心事。

「夢想對我太遙遠,我現在隻希望能趕快離開那個家。」

家,對優子來說是個相當陌生的名詞,因為她的親生父親早逝,因此,一個不完美的家庭伴隨著她的童年,幾年前她跟隨改嫁的母親來到東京居住,記得她剛到學時,防備心相當的重,甚至有些暴力傾向,在校是個令人頭痛的人物,但在一次偶然機會下,我意外發現她脆弱的躲在角落哭泣,手中還緊握一張照片,那種無助的神情令人動容,之後我才知道她的過去和長期受到繼父家暴的關係才導緻她行為上的偏差。

她的繼父在本地的風評並不好,當初她的母親在酒店和他認識之後就進一步交往,原以為男方相當富有,或許可以幫忙償還家中的債務,怎知在風光的婚禮後,才發現亮麗的外表不過是個空殼,幸好這樣的生活等到發生那件事之後才算完全脫離。

每次我半開玩笑的問她,不過是一夜情,為何要和對方交換電話,然而她總是笑笑的說你不懂,之後便技巧性的轉移話題,可是她所有的不安在我面前卻表露無遺。

「喂!電話會不會燒了啊?」

我對她使了白眼,為的是希望她能克制一下,但她還是緊貼手機,維持手肘壓住掌心的姿勢對我瞧了一眼,接著又面對車窗繼續使著一貫的技倆,那就是─甜言蜜語,於是在平靜的夜晚,一場激情的性愛遊戲即將展開。

我常在想,不斷尋求一夜情的優子究竟是如何想的,也不明白這樣的立著點究竟在哪裡,是為了找尋和自己心靈相契的人?還是隻想單純享受人生的刺激感?但就現今人的觀點來看是屬於後者,也就是把對方當作一個性愛工具或玩具罷了。

在我思考問題的同時,指尖無意識的在霧濛濛的車窗上寫下幾個字之後再擦掉它們,然後順著不斷滑落的雨珠軌跡來回劃著,最後,我將它停在一個定點上,擡頭看著反射玻璃面的自己,一度希望裡頭的她能替我解惑。

此時,車內播放的音樂聲、優子的談話聲、移動的雨刷聲和外頭的喇叭聲竟是如此的吵雜,現在才驚覺我原來是長時間待在這樣的環境下,於是我緊皺眉想讓所有的聲響全部靜止下來,但我並沒有任何能力阻止這一切,也隻能靜靜的搖下車窗呼吸外頭的新鮮空氣。

輕閉雙眼讓冰冷的細雨打在臉上,也讓迎面而來的冷空氣在我臉頰上奪走應有的溫度,雖有些刺痛,卻也著實讓我緩和煩雜的心。

我常在想"不夜城"這令人弔詭的名詞究竟是如何而來的,是因為它能讓人在這當中找到和以往不同的刺激感?還是能讓人暫時忘卻煩惱?一個簡單的問題竟讓我認真的思考著。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在這寒冷的冬天裡,仍澆不熄人們對它的熱情,若是有人問我,它的魔力到底是什麼,我想我會回答他說:「這是天堂也是地獄,就像毒品一樣的使人上癮,讓你想戒也戒不掉,於是在無限的惡性循環之中無法自拔,甚至走向毀滅。」

「唰!唰!」車輪經過積水區的聲音,似乎也不能掩蓋車內的吵雜聲。

透過車窗,眼前緩慢刷過一幕幕像電影的劇情,它正上演一齣現代人的都會愛情故事,當熙來攘往的人群走在雨中的街道上,我看見男女之間的親吻、擁抱,車輛急駛所濺起的水花,和冰冷的建築外觀卻暗藏緻命的危機,它們在五光十射的霓虹投射下,此情景似乎能輕易地讓人像飛蛾撲火般的黏上它,就在它偽善的展開雙臂溫柔抱住你的同時,背後就是撕牙裂爪的將你吞噬在黑暗中,於是在你沾上它之後,死亡遊戲便開始。

「到了!」司機先生沙啞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不用找了!」優子從口袋掏出預備好的鈔票交給司機後,就急著把我拉下車。

看著計程車漸漸消失在眼前時,此時,我的手臂可清楚感覺到被優子搖晃的力道,當我正式轉向她的時候,她早帶著異常興奮的表情對我比手畫腳說等會兒是如何的刺激、好玩,然後要我不要錯過之類的話。

現在的她極像是搜尋到寶物一樣的興奮,但當下的我卻無法專注她在說什麼,因為四周充滿誘惑的景象早已把我吸引住了,也讓我開始想躍躍欲試,於是,在感觀的刺激下也就簡單的應證了飛蛾撲火的道理。

「走吧!」

她拉住我不斷地往前走,在沿途街道上的男女不害臊地擁吻,甚至吻到難分難捨,當他們露出誘惑、不懷好意和尋求刺激的神情,我像是能解讀他們的內心世界。

「就是這裡了。」

「碰!碰!碰!」吵雜的音樂聲站在外頭就可清晰聽見。

我開始猶豫了,我在想,若是真正踏入禁地之後,靈魂是否也將隨之一點一滴的被它侵蝕怠盡且永不超生...

其實來到這裡的過程中,我不斷納悶為何會一口答應和她一同來體驗,或許當時的我是喝醉或昏迷了吧?即便到現在,我仍舊無法釐清真正的原因為何,不過眼前顯現的誘人景像卻讓我不自主的發出驚嘆道:原來這就是夜生活!

「還在那邊呆什麼啊?快來這邊!」

優子對我做一個手勢要我走下樓,我跟著她一步步走入未知的世界,在裡頭,昏暗的光線讓我隻能看見伸出手臂的距離,就連再平常不過的下樓也讓我走的戰戰兢兢,因為我深怕一個不小心踩空就滑落地面。

隨著目的地的接近,震耳的音樂聲幾乎快震破我的耳膜,讓我已無法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隻能順著它的律動來牽引。

「這裡。」她替我拉開椅子,要我快點坐定位。

「見識到了吧?」

她貼近我的耳旁大聲說著,然後用著興奮的表情看我,同時也替我點了一杯酒。

「你常來這裡啊?」

「算是吧!那是因為我的朋友在這裡工作的關係。」

「說是朋友,該不會又是哪個受害者吧?」我用手肘不斷頂著她且不懷好意的說。

「才不是~但是一說到她啊...」

「謝謝!」酒保遞了一杯酒到我面前,因而打斷優子的話。

接過這杯看似不起眼像是白開水的酒就一口灌下,怎知突然的一陣灼熱感從食道連接至胃裡,它開始在我的體內翻滾,不舒服感之後緊接著就是一股熱勁直衝腦門,我突然眼前一片雪白,這樣的感覺就像靈魂被惡魔奪去一半。

「哇~這酒真烈耶!」我放下酒杯,用著像是吃了酸梅一樣的皺著臉看著優子。

「我都不敢這樣灌了,你竟然敢一口喝光?」

她睜大眼用相當誇張的表情,隨後便是哈哈大笑,等她說完後,我開始感到全身發燙,情緒也有些高漲的感覺,或許... 醉倒在這裡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等一下後勁會更強呢!你小心點!」她拍了我的肩膀後,左顧右盼的物色等待上鉤的獵物。

「對了,你說的朋友在哪裡?」

「喔!」

她趕緊拿下酒杯,擦了一下下唇,接著將椅子轉向舞池,探頭張望後,指著前方說:「在那裡!」

我順著她的手勢朝舞池內看她所說的朋友,在裡頭的男女就像在解放靈魂似的賣力甩動身軀,也像極了被人操縱的人偶一樣在舞動著,看著他們,我開始有種錯覺感,那就是現在的我也像人偶一樣被不知名的力量給操弄吧?

「看到沒?那個短髮女孩。」

我的視線再度跟著優子的手勢走,應該是你吧?利落的短髮、纖細的身材,上衣著的是無袖背心,再加貼身的牛仔褲,但是你的臉蛋因為光線的昏暗而看不清楚。

你站在舞池內不停的甩動身軀,似乎相當陶醉在其中,當你撥弄一次髮絲後,便開始做出撩人的姿勢,從張開雙腿接著蹲下到起身,從旁看你做出完美的S 型動作之後,你轉向背貼在另一名男子身上,然後忘情的舉起雙手隨意擺動,隻不過是幾個簡單的動作,卻讓我有無限的遐想。

「看完了沒?小色狼,快回神!」優子在我眼前揮動著手。

「你說的就是她?」我指著手跟優子再確認一次。

「嗯!我叫她過來打聲招呼好了。」

「不用麻煩了。」

「沒關係的。」

優子舉起右手對你揮舞著,在你意猶未盡的一個轉身撫摸自己身體的動作後就發現優子,隨後停下來,拍了身旁的男子不知說了什麼,然後朝我們的方向走來,但為何在你接近的同時,能使我的心開始不規則的亂竄了...

「你來了啊!」

你像是習慣性的將左手搭在優子肩上,而優子用右手環住你的腰,你們相當親密的緊貼在一起寒喧了一會兒,之後優子才把我介紹給你認識。

「這是我的朋友-みなみ,高橋みなみ。」

「你好,我叫前田敦子,叫我あっちゃん就好了。」你伸出細長的手指要和我握著。

「你好!」握住的同時,你的手心是溼的,我竟很不禮貌的動了一下。

「對不起!」你鬆手後,擦了一下手心,又再次的伸出手要和我握著。

「沒關係。」我對你笑了笑,試圖解除這尷尬的場面。

「今天我請客。」

「怎麼可以麻煩你。」我不斷揮著手,真的不想麻煩你。

「沒關係,我跟酒保說一聲就可以了。」

你的手輕碰在我的背上,在你靠近的同時,從你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這種香氣令人感到舒服。

「みなみ,人家都開口,你就不要拒絕了。」

「那好吧... 謝謝你。」既然連優子都開口了,我隻好勉為其難的接受你的招待。

「あっちゃん,今天忙嗎?」

「還好,怎麼了?」

在優子和你交談時,我卻一直將目光注視在你身上,因為近距離的關係,才能把你看的一清二楚,眼前的你長得相當清秀,再往下看,你上身所露出的鎖骨配上低腰牛仔褲,在腹部還穿了一個肚臍環,接著低腰的褲頭裡還有若隱若現的刺青。

看著眼前完美的你,竟能讓我的心緒混亂起來,也動起不該有的邪念,我從空白的腦海裡描繪出和你躺在床上的畫面,當你赤裸的身軀在潔白的床單上像是一朵未開的花蕾等待完全綻放的那一刻,而我輕喫了一口酒灌入你的口中,然後不斷碰觸彼此的舌尖,從淺吻至深吻,之中我們貪婪的想從彼此身上獲取生命,離開你的唇,我躺在你身旁撐起頭,輕將指尖順著你的曲線從額頭至私密處輕劃,因為刺激而使你的身軀一直處於弓起的狀況,然後輕吻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一點也不想放棄任何一處,之後對彼此的相視而笑是我們之間的默契,當愛包圍在我們周圍的同時,我們正瘋狂的親吻、做愛直至筋疲力盡為止。

「喂!你這傢夥一直在發呆什麼勁啊?」優子用力拍了我的肩膀,這時才讓我回神。

「沒有啊!」不知是酒精已完全發作,還是邪念的產生,我的臉頰比剛才還更灼熱些。

「人家都走遠了,你還在想?難道... 你對她有意思啊?」優子揚起右臉頰對我奸笑著。

「才沒有,你胡說什麼啊!」當下的我反駁的似乎有點心虛。

「少來,你心裡想什麼,我還不知道啊!嘿~要不要也刺激一下?順便教你幾招,很好玩的~尤其在酒精的催促之下,刺激感更是加倍。」

「聽你在胡扯!我哪像你動不動就和人上床啊!況且她看來就是正經女孩,你可不要亂說。」

「唉唷~說說而已,瞧你火氣大的,再喝一杯降火,不,應該是說再喝會讓你更亢奮?」

「拜託!你別再害我了。」

------------------------

踏出夜店早已天亮,當路過的行人不斷縮著脖子朝手心呵氣時,我並不覺得冷,甚至覺得很暖和,或許是喝下的酒還未消退。這時優子突然抓著我的手亂揮,然後放開,一下跑一下停,脫序的動作不斷上演,我看情況不對就趕緊攔下一臺車,扶著發酒瘋的優子進入車內。

「みなみ!」你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叫了我的名字。

「優子還好吧?」

「死不了。」回話的同時,我不解為何會將視線停在你的雙唇上... 但在回神後才知道對你說了這句無心的話。

「你好幽默。」你原本面無表情的臉突然笑開時,讓我覺得你真的很美。

「會嗎?優子每次都說我講的笑話讓她發冷。」

「你不會冷嗎?」

看你突然縮了一下身子,接著用手掌磨擦了一下手臂,我才想起外頭是寒冷的氣候。

「不會。」你直搖頭,但還是感覺的出你顫抖的聲音。

「外頭這麼冷,還是多穿點比較好,免得感冒了。」

你身著一件單薄物,我心想反正不覺得冷就脫下身上的外套替你穿上,然後拉上拉鏈,整了一下衣服,當無意間擡頭和你對上視線時,你正直盯著我且臉頰有些泛紅。

「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我摸著臉疑惑的看你。

「沒有,謝謝你的外套。」你搖頭笑著,之後把手放進口袋內。

「對了,還有這個。」我拿下披在頸部上的圍巾替你圍上。

「謝謝,可是你這樣...」

「沒關係的,反正等一下就到家了。」

「再來一杯啊~」優子在車內不斷喊著。

「對不起,我們先離開了。」

「好,那個... みなみ,有機會的話,我們會再見面吧?」

「當然,那再見了。」

「再見。」

「司機先生,麻煩千代田區。」

當車子行駛中,我回頭看站在原地的你,這樣的感覺就像是情侶之間分離的痛苦,直到你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線,我才回頭注意到身旁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優子和手心…還留有你所帶來的餘溫....

--------------------------------------------------------

經過那天之後,為何對於和你相遇的情景一直讓我掛在心頭,現在,我自作決定的打算在今晚和你見上一面,以解除我內心的疑惑。

「優子,今天也要去嗎?」我攪拌手中的咖啡,拿著它坐到優子面前。

「去哪裡?」優子專注的看著手機,手指始終沒停過。

「喂~你不要給我裝傻。」我拿起攪拌棒在她的茶杯口敲了幾下。

「我裝傻也被你發現了啊?」她終於肯擡頭看我。

「不過我應該沒聽錯吧?某人竟然會主動邀我?」說完又低頭按著手機。

「我隻是問一下而已,不去也是可以啊... 」

我喫了一口咖啡,之後翹腿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可是又偷偷觀察優子的反應。

「你都說了,我怎麼好意思拒絕你啊?」

「嗶!」又是手機資料被刪除的聲音。

「這是第幾個啦?」

「唉唷~玩伴永遠不嫌多嘛!而且從中找到樂趣很好玩的啊~」

「你哦~小心惹禍上身。」

「去你的!你自己也一樣。」

「我怎麼了?」

「第一次見人家就色瞇瞇的,你的腦袋一定想著和她... 」

「你怎麼滿腦都是那種東西啊!?」我試圖打斷她的話,可是她還是說了...

「上床... 你很想吧?」她的眼睛瞇成一條線。

「並沒有,你不要亂講。」

「都被她迷的團團轉了,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

「我哪有!」我盯著杯中物,裡頭儘是浮現你的臉。

「拜託,你的眼神早就背叛你了,你竟然還不知道?不過你放心!雖說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可是我不搶朋友的愛人,所謂朋友妻不可戲,到現在還是受用無窮啊~」

「大島優子,你再胡扯,我可是會請你滾出這裡的。」

「啊~生氣了,好啦!我不說就是了,我掌嘴去,不過咱們高橋君都邀約我了,哪有不去的道理,你說是吧?」

優子嘻笑著回到房內,她今天的心情好像挺好的,我拿起僅剩的半杯咖啡走到窗檯看著外頭的好天氣,然後靜待今晚和你見面的時刻。

魂不守舍的我終於等到夜幕低臨的這一刻,然而雀躍的心早已關不住,在下車之後,腦海不停浮現你的臉,腳步早已不自覺加快,雖然優子在後頭喊著要我放慢速度,但早被我遠遠地拋在身後。

我擠身到人群之中,然後停下腳步,從記憶裡搜索你的所在地,這次我已熟悉下樓梯的方式,於是輕快的往下走,在安全站定位後,朝著舞池試圖找尋你的身影,原以為可以很輕易找到你,但還是失敗了,此時,肩頭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應該是優子跟來了,可是在回頭後才發現是你。

「什麼時候來的?」你微笑對我說。

「剛到。」

我現在才發覺你的微笑竟可以浸透到我的心裡,然後漸漸化開,這種微妙的感覺好像隻有面對你才會發生的。

「嗯?」

手心突然傳來不同的溫度,我低頭將視線定點在被你緊握的手,這是什麼樣的感覺?為何簡單的動作能讓我的心跳如此快速跳動。

「沒事。」

你保持一貫的笑容對我搖頭,之後我們好像沒有話題,隻有不斷的相視和捨不得放開的手,還有在腦海想著和你在床上的畫面... 沉浸於這樣的感覺,這世界變得好安靜,好像隻剩我和你。

「優子呢?」靜默的情況維持了許久,終於讓你開口了。

「咦!那傢夥還沒跟上來?」我看著四周找尋優子的蹤影,也正打算撥電話給優子。

「或許她等一下就出現了。」你拉了我的手,好像要我將注意放在你身上。

「來陪我跳支舞。」你握住我的雙手將我帶離座位。

「可是我不會耶... 」

「我教你就好了,快來!」

我像是著了魔,雙腳不聽使喚的任憑你一步一步的帶領我到舞池中央,之後你背對我,將我的手放在你的腰際上,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是我第一次和同性之間這麼大膽的近距離肢體碰觸,整個過程中,一直想把放在你腰上的手拿開,可是你卻很自然的壓住我的手不讓我離開,甚至伸出右手撫著我的臉頰並緊貼在你略微冰冷的臉上,然後隨著慢調音樂擺動腰身…

「1.2.1.2...」你數著拍子,接著說:「照這樣的節奏,你懂了嗎?」

「大概懂了... 」其實我根本無心去注意,隻關心現在放在你腰上的手怎麼辦...

在我還為此感到不好意思時,你將我的手放在你的胸前,撫著這柔軟的觸感,我不曾體會過,之後你一個轉身用手觸碰我的臉,再慢慢的往下,這樣的動作讓我緊張的握緊拳頭,等我回神後,你的手已經移到我的胸前,接著緩緩將臉靠在我的耳邊說:「你也挺色的嘛... 手都一直放在人家那裡... 捨不得放開嗎?」

「啊...」

「噓!放.輕.鬆... 」你的手指抵在我的唇上,要我不要再說,而這句話像是咒語一樣讓我聽從。

「喔...好。」

接著你伸出右腳勾住我的身體,不斷用私處在我大腿上來回磨蹭,讓我原本已鬆開的手又再度緊握起來。

「等...等一下。」我馬上推開你,請你停止這個動作。

「不習慣啊?」

「嗯...」

「那我們慢慢來。」

「這...」

「來這裡就是要放輕鬆的。」

「... 」

我隻能沉默,任憑你在我身上做出各種姿勢,要怎麼回絕你,我並不知道...

「已經習慣了嗎?」

你環住我的腰,將我貼近你的下體,接著開始上下磨蹭...這樣怪異的感覺我說不上來,隻覺得體內有股力量快爆發了。

「嗯... 」嘴上雖這樣說,但還是很排斥你這樣貼在身上的每樣動作。

「有交往的對象嗎?」你將頭倚靠在我的肩上,然後撫摸我的臉頰。

「啊?沒有...」

「剛才的動作是不是讓你有那麼一點想得到我啊?」這句話聽來像是開玩笑,但又像是在挑逗。

「沒這回事... 真的!」

「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

你很自然的替我解開一格衣釦,然後順勢伸入我的衣領內用指尖在我的胸口上畫圈,你突然嘻嘻的笑了幾聲,接著拉住我的手擺動了幾下,再重新抱住我,當我低頭看你,才知道你的雙唇透過光線的折射竟是如此的耀眼。

「你生氣了?」

你看我不說話,以為我生氣了,卻不知是因為你才讓我看的出神,之後你像個小孩一樣嘟起嘴拉住我的外套,將臉藏在我的懷中,一時之間讓我不知所措...

「走,帶你去一個地方。」

你抑著頭對我說,接著將我拉離人群,一起走到長廊的盡頭。

未分類
Trackbacks:(0)  Comments:(5) 

Next |  Back

comments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2011/06/22(水) 21:28 | | [Edit]

Only the administrator may read this comment.

-:2011/06/22(水) 21:29 | | [Edit]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2011/06/22(水) 21:30 | | [Edit]

> 抱歉一直按錯(爆
> 有後續嗎?( *´A`)♥

噗... 不知道你还会不回来
不过这篇叫《不夜城》,果坛上有
不过估计要变成坑了XD

=3=:2011/10/23(日) 17:29 | URL | [Edit]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2011/11/22(火) 05:21 | | [Edit]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Trackbacks URL